訪拉丁舞職業選手田野

發布日期:2017-11-24 浏覽次數:839

  高玉磊:深圳羅湖,29層樓的陽台上,夜色斑斓。田野說,從哪說起呢?便陷入了沉思。


  我最早認識田野,是在《舞蹈圈》雜志的封面上,面容俊朗,眼神銳利。除跳舞之外,他作曲、作詞、唱歌、主持、演戲都耍得風風火火。該雜志對他贊譽有加,标題上用了“傳奇”這個詞。今年8月,深圳國标舞屆的抗震救災義演,他是活動的策劃者之一,他獻唱,走到場地裡的一把椅子上坐下來,聲音低沉,如泣如訴,我突然感覺到,他像一個孤獨的詩人。


  陽台上,下起了零星的小雨,他幫我把椅子朝屋子裡挪了挪,他自己卻坐在雨中。


  小時候


  田野出生于音樂世家,爺爺是拉手風琴的,父親是國家級演員,母親是歌唱家。他的母親說,田野還隻有7個月大的時候,就對音樂非常敏感,抱着他去聽音樂會,當他聽到小号獨奏鬥牛舞曲的時候,小家夥突然伸出雙手随着音樂的節奏敲打了起來,周圍觀衆的目光都投向了他,掌聲為他響起來。


  12歲的時候,田野開始學習國标舞,師從國标舞名師張曉東。當年十月,他開始參加國标舞比賽,那時候,他對比賽并沒有什麼概念,進了決賽,拿了一個第七名,回到後台,看到一些沒拿到名次的女孩子在哭,他居然也跟着哭。


  13歲,他參加了在廣州舉辦的第五屆全國體育舞蹈錦标賽,獲得了專業少年A組的亞軍。随後,憑借優異的成績,田野在1996年被廣東舞蹈學校破格免考入學。拉丁舞名師成兵是他的班主任。在學校裡,他唱歌,表演俱佳,深受同學和老師的喜愛,被選為學校學生會副主席。


  就在他舞蹈小有成就的時候,他的另一專長同時也在進步,在衆多唱片公司的邀請下,他離開了舞蹈學校,投身于歌唱事業。


  回來跳舞

  7年後,也就是說荒廢了7年的拉丁舞,田野還是選擇了舞蹈。他開始專心練舞,而勤奮,刻苦讓他在2005年韓國第五屆體育舞蹈比賽上,獲得了拉丁舞國際職業組冠軍,接着是馬來西亞世界體育舞蹈比賽國際職業組第二,第十二屆廣東省體育舞蹈錦标賽職業拉丁第二。2006年廣西全國公開賽職業組冠軍,西安全國公開賽職業組第三,又獲得廣東省體育舞蹈錦标賽職業組第二。


  提到舞蹈,田野用了一個“恨”字。就是一個恨,綿綿不絕地恨,抽刀斷水的恨,快意情仇的恨。沒完沒了天地恒久遠的恨。他試圖一次次地想征服舞蹈,他不甘心,他的情感就這樣糾纏着,他想看清楚,舞蹈到底是什麼。而他認為舞蹈首先是跳給自己看的。


  讓田野感覺痛心的是和舞伴的分手。田野說,沒有比這更難受的了,沒有。而尤其是今年和女友的分手,更讓他感覺到生命裡的一股悲涼。


  回憶


  田野初來深圳時,家境優越的他,并沒有向家裡要一分錢,他想自己用舞蹈來謀生。一開始并不順利,田野說,有一段時間,日子過得很艱苦,甚至把手機賣了,來繳房租,吃飯都是大問題。那時候,他一天吃飯竟然隻花2塊5毛錢。有一次,饑餓讓他捂着肚子在床上打滾。


  他天生倔強的性格,讓他從不願意服輸和低頭。在今年和女友分手後,他在自己的QQ留言上寫到:我從不相信命運和緣分,我認定的東西永遠不想改變,也不可能改變。


  海邊


  田野對我說,他想換一輛好車,他喜歡車。他說下一次再聊,就開車去海邊走走。我臨走時,看到他的目光在風雨中,冷峻,沉穩,堅定。

來源:北京文藝網

返回頂部